TXT小说下载网 > 小修行 > 94 花忠魂

94 花忠魂

    这个时候,皓月公主还没走,她是说了一半话被宫里来人打断,有心想走,可潘五这个棒槌没表现出一点的配合之意,她有些不甘心,就一直留着。

    不想那个棒槌装扮好以后,一群修生围着看热闹,还喊来画师?

    皓月公主不乐意了,走过来说话:“你们先退下。”

    吴落雨也不乐意了:“凭什么?”

    皓月公主还没说话,中年画师呼啦跪下:“草民花忠魂拜见公主。”

    画中魂?潘五吓一跳:“你这名字够狂的。”

    花忠魂跪下,另两位画师跟着拜下。

    又是不等皓月公主说话,潘五摆手道:“起来吧,到底画不画?”

    皓月公主怒瞪他:“不画!”

    吴落雨大声说画!

    地上跪着的三个人有些迷糊,见一群修生就没个下跪的,想了想,陆续起身。

    皓月公主懒得跟他们计较,冲潘五说:“你过来!”

    潘五好像没听见,问吴落雨这要花多少钱?

    吴落雨说:“我押了你一千两百金币,你帮我赚回七倍,请三位画师画像用不到三十金币。”

    余洋大喊:“好有钱,我拼了全部家产也就俩百金币,还有借的钱。”

    眼见他们又说废话,皓月公主大怒:“潘五!”

    这一声喊,两名长腿妹子刷地立到潘五身侧。

    潘五看看俩妹子,确实很高,和自己差不多了。转头问皓月:“公主殿下,您有什么话赶紧说,我还要画像呢。”不等皓月接话,潘五马上说下去:“我不比你,你是金枝玉叶,什么都见过,我好不容易夺次魁首总得留下点什么吧?不然你让我不高兴了,我状态不好了,下次比武很容易出现问题的。”

    下次比武?下次比武就是关城之战了!

    赤果果的威胁意味。皓月公主眼神一凝,想要发火,可是又不敢。从某种程度来说,自己的未来确实是被这小子掌握的,这也是她一再放低身份主动来见的原因。

    花忠魂瞧出不对,想了一下笑着说话:“公主殿下,不若听小的一言,小的一生别无所长,唯独会画画,在大都城中也算薄有名气,不若耽误公主殿下些许时间,容小的为您画作一幅,可好?”

    潘五好像故意对着干,说不好,又说喊你来是给我画画的。

    吴落雨也是这么说。

    花忠魂看看他俩,刚想说:我不给你们画了还不行么?只给公主画像。可是还没说话,公主抢先说:“好。”

    什么好?好什么?你回答的是哪一个啊?花忠魂有点迷糊。不过马上说:“请稍待片刻,容小的准备一下。”

    潘五说:“你是我们请来的。”

    一旁的老画师打圆场:“我们三个一起画,多画一幅就是,画画么,总要有人欣赏才成画,不然就是废纸一张,还请公主允许小的三人为您画像。”

    老画师一脸皱纹,皓月公主不好意思冲他发火,便是点下头当是应允下来。

    知道要给公主画像,客栈老板马上摆出来几张桌子,又有凳子、茶水等物。如果不是冬天的阳光很温暖,兴许还要加上遮阳伞。

    公主照例穿一袭白衣,内里是白色劲装,面带白纱。花忠魂看上几眼,忽然大着胆子说:“公主可有听过在下的名声?”

    皓月公主轻点下头。

    花忠魂说:“在下斗胆有个提议,不知可否去掉面纱?”

    “大胆!”边上俩长腿妹子呵斥道。

    公主犹豫片刻,偏头看向余洋等人。

    那些人虽然忌惮她的公主身份,可是就这样离开?我们还是不是修生了?尤其吴落雨:“我出了钱,我要看他们怎么作画。”

    皓月公主盯着她看,忽然说:“你可以留下。”意思是别人都要走。

    店老板早带伙计回去屋里,后院小院的门也已经关闭。二楼所有客人都得到提醒,不许站到窗户边上!

    别忘了还有很多宫侍在场,全部面朝外虎视眈眈盯着每扇窗户。俩长腿妹子更是抽出随身佩剑,冷冷看向不肯离去的众人。

    潘五叹口气:“你们先回房。”

    余洋等人虽然不爽,可是也没办法,各自回去自己房间。很快,偌大小院只剩下公主三人,吴落雨,三名画师,再有一个潘五。

    公主走近吴落雨两步,看着她冷冷一笑,右手一抬,面纱去除,露出一张很白很好看的脸。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不是惊艳,不是美丽绝伦,可就是好看,是那张公主就该长成这样的好看。

    人对未可知的事物总会有想象会有期望。

    惊艳是说你没有想象、或是期望想象的不够高不够好,才会被忽然出现的美丽惊到。而当你真正特别喜欢一样东西,会自动把所有的美好叠加到一起去想象,那是一种近乎完美的存在。

    尽管皓月总是蒙着面纱,可只要看到她,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也会让你尽量把她想象的完美。

    现在,是真的完美了。

    花忠魂拍着巴掌赞叹:“好,好,好。”

    年轻画师呆呆看上一会儿,重新铺画纸准备作画。

    潘五也是稍稍看上一会儿,确实很好看,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她是公主,我是为她去死战的死士,甚至可能是死尸。

    又看吴落雨,忽然明白公主为什么要走近她两步去掉面纱。再高贵、再美丽的公主也就是个女孩,她是想要比较想要证明,她比吴落雨好看。

    可是有必要比较么?公主从来就不是普通人,不但是跟自己,更是跟吴落雨不会有丝毫交集。

    自己还要去替她打架拼命,尽管之前什么都不知道,尽管心下不愿,可天下事情,哪有什么是你愿意了就能得到的?

    谁不想有个好工作?谁不想有个好爸妈?谁不想有个好儿女?谁不想有个美好未来?谁不想长命百岁健健康康……

    想,是最没有用的东西!

    看着像是在比美的公主殿下,心下暗说一声幼稚。潘五招呼吴落雨:“咱俩一起画。”

    吴落雨连忙摆手:“不要不要,我是给钱的,你是魁首。”跟着又说:“要赶紧画,你还要入宫。”

    潘五问年轻画师:“可以多画一张么?”

    年轻画师说可以。

    潘五说:“那就先画一张我自己的,再画一张和她在一起的。”这个她是吴落雨。

    皓月公主有些生气,你是故意忽视我么?忍着怒气,却也没有多言。

    花忠魂说话:“面部表情放松,放松,身体要自然,拿出你最喜欢最自然的状态。”

    皓月公主看他一眼:“我给你十分钟。”

    左手扶剑,右手自然下垂,眼望前方,一脸肃穆表情。

    花忠魂咬了咬牙:“公主殿下,您能想象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么,比如笑话,比如让你开心的事情。”

    皓月公主愣了下神,让我开心的事情?

    想上好一会儿,眼睛有点失神,忽然想起弟弟刚出生时的样子,自己要去抱他,可还没走到弟弟身前,自己先摔倒,倒是没哭,握着小拳头捶地面,说那是破地坏地,后来父皇下令铲去那块地砖,重铺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又想起最开始学武的时候,父皇说自己是修行天才,可惜是个女子。想起父皇那惋惜的眼神,皓月公主没来由的一阵心酸,也有很多不甘。

    再想起曾经的自己有多么孤单,自从有了弟弟,宫里的所有宠爱都转移到他身上,所以自己要带兵,要闯遍天下,就是要坚强,告诉自己必须要坚强。可身边到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所以会很在意沐观澜和沐雨屏,知道有人欺负沐观澜,才会特意跑去看看欺负他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

    ……

    她本来是要想开心的事情,可开心的事情实在不多,越想越就害怕。

    思想才是最可怕的东西,很多事实深藏在心底,不去想就是不存在,你就会高兴会开心。可一不小心想起,再大的开心也会崩消完全,只剩下心底那一抹深重的悲。

    看到公主如此表情,三名画师齐齐愣住。

    花忠魂最先反应过来,不打底稿,快速将各种油菜摊在色盘上,每一种颜色一支毛笔,另外还有专门用来混色的十几只笔。左右手齐动,快速落笔。

    画师也不是一般人,真正好的画师可以以画入道,用画画来修炼。

    花忠魂就不是一般人,更不是一般画师。

    只能说,他骄傲有他骄傲的道理。

    老画师跟着反应过来,再是青年画师。

    三个人都知道机会难得,状态更难得。

    想要有一幅好的作品,不但是画师要有好状态,连被画的事物也要有好状态。山水画不消说了,画师每一次构图,其实就是在寻找最好的状态。

    画人物也是一样,大多时候,画师会替被画人物修正状态,修正到尽量好的地步。这是很难的事情,除非是大画师那种级别,普通画师画匠的所谓修正,很多时候只是属于他们脑中的想象,是他们的以为,与画中人物的关系不大,所以难出佳品。

    现在不用修正了!

    皓月公主只是静静站着,尽管手扶剑柄,尽管一身英武装束,好似是威武,好似是表现着悍勇,可脸上淡淡的哀,眼神淡淡的无望,让整个人感觉完全不同。

    没有悍勇,没有威武,没有杀伐果决,只有一种叫做孤单的感觉。

亿万先生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