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重生女boss归来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杨从彰的希望

第一百三十八章 杨从彰的希望

    蒋熙晟笑着说:“去香鸿豪庭,一期,我在那里有套房子装修好了,你不是答应我要做好吃的给我吃吗?听说你做吃的很有一套呢!”这句就是酸话了,他都从网上看到了,那个赵若瀚实在太好运了,刘牧茵刚答应给他做饭吃,他就先吃到了,还是两顿!

    刘牧茵一听要去蒋熙晟住的地方,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蒋熙晟解释那边只是装修好了,还没有入住,心里也就释怀了,总不能把人带回家给他做饭吃吧,所以当初自己为什么要答应亲手做饭给他吃啊。

    因为是新房子,什么都没有准备,两人只好先去了超市,买了两口锅,因为没打算做多少,所以锅子就按照两个人的饭量来选择的小锅。又买了不少新鲜的菜、切好的肉丝肉片,要了两斤肋骨,两人这才大包小包地回了香鸿豪庭。

    香鸿豪庭的一期基本都是红壁村的村里的安置房,没什么房产证,唯有蒋熙晟这套房子所在的楼栋是有房产证,对外售卖的,不过大部分收入还是给了红壁村的村支书和村长的,当时也是为了他的二期顺利开始嘛。所以这栋楼的住户还不是很多。

    刘牧茵跟着进了门,又跟着蒋熙晟参观了一下他的这套房子的装修,感慨了一下装修的真简约,就带着锅子和食材一起去了厨房。

    蒋熙晟听着厨房里叮叮咣咣响了半天,里面渐渐地就开始传出了香味,简直觉得这种感觉不能再温馨了,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迫切的想告诉全世界,但是偏偏这会儿还没有搞定那个制造温暖的人,他这会儿不安极了。

    刘牧茵在厨房里洗洗切切半天,突然发现忘记买炖肉的料包,如果没有料包,骨头炖出来肯定会有腥味的,于是她高声招呼蒋熙晟去楼下小卖铺看看有没有卖的,蒋熙晟带着微笑应了一声,很快下楼一趟,没有一会儿就回来了,带回来了一盒据说能用十六次的料包。刘牧茵心说剩下的十五包估计放到坏了都不一定再派上用场。就被蒋熙晟的一句话给震懵了。

    蒋熙晟说:“你说,我们这会儿像不像一对儿小夫妻?”说完,他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刘牧茵。

    红晕从脸上开始蔓延,刘牧茵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开始发烫,低着头,用蚊子大小的声音说道:“学长,你这是什么比喻啊,影响你的声誉。”

    蒋熙晟看见刘牧茵红红的脸蛋,觉得有戏,连忙上前一步,将刘牧茵的手握在手里,说道:“茵茵,这不是开玩笑,你能感受到吗?我其实是很喜欢你的!我想让你留在我的身边,一辈子帮我洗手作羹汤!”

    刘牧茵不好意思地挣扎了一下:“我才不要呢!”

    蒋熙晟顿时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木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刘牧茵拿着勺子继续搅拌汤锅,嘴里开开合合地接着说道:“想让我一辈子当黄脸婆可不行,我要做女王,你必须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说不定我才要赏你一顿亲手做的好吃的。”说完,她整个脸都要埋在汤锅里了。

    蒋熙晟这会儿再听不出来,就是傻子了,这会儿他觉得自己从地狱一下子蹦到了天堂,开心的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抱起刘牧茵开始转圈圈,嘴里开心地哈哈大笑。刘牧茵拿个勺子在半空挥舞:“我的汤!你快点把我放下来啊~~”

    两人坐在餐桌前的时候,除了几样味道不错的菜,排骨汤里却飘着一股微微的糊味,不过蒋熙晟可没心情管它那么多,他的眼睛一直离不开刘牧茵,看得刘牧茵一直不好意思,只好伸手掐了他一下:“你快点吃饭,别看了!”

    蒋熙晟笑着说:“我开心啊,觉得秀色可餐,已经快要饱了呢!”

    刘牧茵撅了撅嘴,皱着眉说道:“刚刚排骨糊了的时候你还说你负责把糊汤都喝掉呢,这会儿想赖账?不行!”

    蒋熙晟觉得刘牧茵皱眉的样子都十分可爱,连忙拿着勺子就去盛排骨汤,张嘴就要喝,刘牧茵连忙拦住:“你慢点,烫啊!”

    蒋熙晟终于舍得低头一看,排骨汤上冒着一阵白烟,这要真一口喝下去,估计半个月不用出声音了。他连忙擦了擦冷汗,讨好地笑着对刘牧茵说道:“还是茵茵心疼我,我慢慢喝啊。”

    刘牧茵心说学长怎么一下子画风变成这样?说不定这才是他的本性,顿时把他看成了一个牛皮糖,之前什么成熟高大可靠的形象瞬间统统都崩塌了,偏偏变得越来越可爱,刘牧茵虽然有过恋爱经验,但对李万宁更多的是一种把他当做亲人般的依恋,但是这会儿对着蒋熙晟,她的脸上的红晕就没有恢复过,心脏也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只好一直低着头忙着吃饭吃菜。

    两人食不知味地吃完这一顿,蒋熙晟才想起来要送刘牧茵回去,于是点开了滴滴打车,叫了辆车,两人慢慢地下楼去了。

    -----------------

    陆杨投资这半年的盈利已经使得许多上市公司对和他们的合作趋之若鹜,一个个上市公司都希望能从他们陆杨投资这里拿到融资合约,因为他们的融资不仅快速而且没有很多后顾之忧,于是杨子集团也通过官方和私下的渠道纷纷和路卫昭杨从彰进行接触,偏偏两人一直忙个不停,而且对杨子集团提出的融资方案也不说过不过。

    杨父忍不住在家里的早餐桌上堵住杨从彰,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杨从彰则是提起之前因为金融部给刘牧茵开的实习证明,而被他爸爸拿住一年的事情:“那个时候你就对我说,经济基础才能决定上层建筑,我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我想追求更加稳妥的转钱。”

    “所以你的意思是杨子集团的融资方案不行?我们给的利率可不比别人低。”杨父说道。

    “也有人给我们开更高的利率。”杨从彰冷静地说道,“你明明知道,杨子集团现在已经没有可以发展的业务,现在融资不过是股东们觉得最近的盈利状况不佳,想弄点钱来分一分罢了。爸爸,你才是最大的股东,公司的损失是你最大的损失,所以在你打算放开这些股份之前,你还是好好地考虑一下集团的出路吧。”

亿万先生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