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重生之惬意青春 > 三百一十四章 从未见过如此.....

三百一十四章 从未见过如此.....

    “行。”许安默思考了一会,点头应了下来。

    “能去看看你的妻子吗?”莫菲忽然又来了一句。

    “呃,还是不要了吧?”之前露西都说不见得,而且许安默也觉得见面众人肯定多的是尴尬,不会能有什么好事。

    “她也是黑涩会大佬的女儿,脾气挺爆炸的,我觉得还是不见得好。”

    “我也只是说说,不见就不见吧。”莫菲挺失望的,不过也知道见面不会是什么好事,其实她就是想看看他的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两人从走道里出来,路过第二排时,许安默朝着左边看了眼。

    “花玲儿之前住在那边?”莫菲试探着问道。

    “你怎么知道?”许安默讶异了下,没想到她连这个都知道。

    莫菲不答,反道:“要不要去看看?”

    钥匙自己应该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房间换了人没有。

    许安默只是顿了下,便点头带着莫菲走了过去。

    两人来到楼下,许安默顺着传窗户看了看,似乎没有什么动静。

    他看了眼莫菲,然后往二楼走去。

    走到二楼正要开门时,却见莫菲没有上来。

    “上来啊?”许安默示意了一句。

    “算了,给你一点空间吧,我不上去。”莫菲摆摆手,然后在一边的草坪上坐了下来,只是看着他笑。

    许安默也笑,不再多说什么,试了几把钥匙,房门咯噔一下便打开了。

    深深吸上一口气,许安默缓缓的把门推开。

    房间里面比不过没有想象中的脏乱,反而显得干干净净的,似乎有人住。

    许安默微怔,他知道不可能是花玲儿在里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家换人了。

    不过为了确定,他还是敲了敲房门,想要寻找主人出来。

    敲了两下,屋里果然走出来一个衣衫不整的,似乎刚睡醒的女人,女人看他一眼,立马大叫一声,然后躲回屋子,继而砰的一声关上门,在里面大叫道:“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这之前是我一个朋友的家,我有钥匙,现在过来不过是想看看朋友还在不在,既然换房子了,这把钥匙我就放在你家桌子上了。”许安默简单的解释了下,然后从钥匙环上把钥匙解下来,放在桌子上,反身离开。

    “等等,”这时候刚才的那个女人又从屋子里露出个头,看着他道:“你的朋友是谁?”

    许安默想了一下,还是道:“花玲儿。”

    “你又是谁?”女子忽然问道。

    “我叫许安默,曾经和她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我出国了.....你认识她?”许安默猛的抬头问道。

    “我是她二姑,怎么可能不认识。”女子松了口气,对他道:“你等等,我换好衣服一会和你聊聊。”

    “行。”

    许安默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看着眼前曾经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场景,心中一时有些迷惘。

    恢复记忆第一个想起的女人他本以为会是肖若,没想到却是花玲儿。

    这个曾经什么都不在乎的女子,放下一切尊严,却仍被他伤透了的女子。

    如果说许安默如今感觉最最对不起的女人,就是花玲儿了,每次想起,心里就像是紧绷绷的疼。

    可惜现在大家都聚齐了,唯独那个曾经对他说永远不会不想离开他的女子,不在了。

    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花骨朵。”女子模样普通,却别有一番气质,给人很亲切的感觉。

    “花骨朵?”花朵儿?许安默记得花玲儿曾经似乎和他说过她有这么一个姑姑,叫什么花朵儿的,很有本事,难道就是眼前的女子?

    “嗯,你好,许安默。”许安默站起来走,再次介绍了下自己。

    “原来你就是许安默啊,”花骨朵上下打量着他,最后笑道:“不错,气质相貌都不错,就是不知道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家玲儿如此着迷。”

    “你知道她在哪儿吗?”许安默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花骨朵耸耸肩,淡淡道:“她经常神出鬼没,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不过听她说,你是为了一个女子,你的老师?放弃她的,是不是?”

    许安默挺尴尬的,不过事情就是这样,没啥好辩解的,点头道:“当初的确是这样的。”

    “那你现在来找她干嘛?”花骨朵疑惑的望着他。

    “我,”许安默嗫嚅着,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不是追求失败,然后觉得我家玲儿最好,想反悔了?”花骨朵步步紧逼,眼神咄咄逼人。

    许安默有些受不住她的目光,微微移开,轻声道:“算不上失败,不过当初让她离开确实是我的错,我想找到她,当面和她道歉。

    “你和你老师在一起了没?”花骨朵又问比的问题道。

    “嗯。”

    眼前的女子话语给许安默一种无处遁逃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但是却没法反驳什么,毕竟人家问的都是正常事情。

    “那你和她道什么歉?”女子似乎并不怎么生气,仍是疑惑的看着他。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把她追回来。”

    “啊,哈哈哈哈.....妈呀,这简直是我听过今天最好笑的笑话,小兄弟,请问你多大了,咱能不幼稚吗?”花骨朵差点笑岔了气,捧着腹部道:“你都有女朋友了,结婚了?还想着追我家玲儿,小兄弟,做人可不能太无耻啊。”

    花骨朵久经商场,自问遇到的各式各类的男人不计其数,但无不是道貌岸然,似许安默这般无耻的还是第一次见。一时眼睛都眯成了一条月儿,笑吟吟的看着他。

    生气倒是没有,只是感觉很有趣,果然能让玲儿动心的不是一般的男人,只是这也太不一般了....想到这里她还是想笑。

    许安默也笑着摇摇头,并不说话,只是望着她。

    花骨朵呆了一下,诧异道:“你说真的?”说着花骨朵上前摸摸他的脸蛋,喃喃道:“人得脸皮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有你这么厚啊?”

    许安默也不在在意,不过想了下,还是问道:“她最近都在哪跑?毕业了吧?”

亿万先生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