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网 > 魔刹仙华 > 陌路丧(六)鬼尸婆婆

陌路丧(六)鬼尸婆婆

    霜凌拂身挽起仙华侧腰,扶了扶他华服上面的褶皱,将他送上了泷雪的背,又给他寻了个舒服的姿势,交代了泷雪几句,便迈步前往更深处的塌阶,完全无视木楞的三人,至他们于空气等同

    陰离缓过神,紧紧的跟着霜凌的背后,他需要拉拢这样的一个有通天之能的人,他需要借着他的手报复那些让他遭受如此苦痛的人,他收拾起自己的丑鄙,漏出一副谦卑恭敬的姿态,一脸献媚的夺步到霜凌的旁侧,擦过景韵的身边得到了一个恶狠狠的怒目,他只能无视。

    “那个冷公子,你看......”陰离刚要说什么就被霜凌打断了,霜凌怎么不会不知道陰离这般小心续。他活了这吗久,什么人没见过,什么心思没体验过。陰离的这些献媚与心理所想在他眼里就如同透明的水一样,匝不出任何味道:但他可不想跟这种白痴的行为浪费他的脑细胞,于是在陰离还没继续下去的时候转移了话题

    “你是想让我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题吧”霜凌一边走一边摸着泷雪的毛,还时不时看着趴在泷雪背上几乎快要睡着的仙华,就像是一个躺在棉花中深陷的婴儿般让他着迷

    陰离知道他现在没法开口,只得硬生生的接下了霜凌的话题,霜凌看着低眉弯腰的陰离,默念:还算识趣,不过可惜可惜

    陰离看不出霜凌那眉目间微微的攒动,更看不到霜凌心里默念可惜时是如何的兴起,就像是看到了恶心的虫子被别人踩死还脏不到自己的脚般那样自得

    “四方大印的本体你也看到了,是那条三头小黑龙”

    “是,鄙人看到了,可我还是不懂这根我族举办血煞四方有何关系,更不懂为什么传位者自仪式后都要来这陌路丧闭关呢?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大的隐情与秘密还请公子告知”霜凌冷冷的看着陰离慢慢道

    “血煞四方典礼是血煞祭中的一种形式,用来安慰亡魂免得他们不安生,可四方大印的出现却将这种仪式转换了一种形式,从安慰变成了夺取。四方大印本是无主无魂之体,生不得三魂度不了七魄。要想增修为只能从生主上沾取,如若生主强大他便不需要亡魂喂养,如若他本修超越了生主惑仅此于生主他便不安生了,有了活络的心态”

    “你是说先祖陰罗罗的修为紧跟一块玉佩相当,这,这绝对不可能”

    “粗浅,他的修为是比小玉龙高很多,可是他太贪心了,他知道小玉龙守护着创世法宝能开起弥陀幻境,他便私自开起了弥陀幻境,可本身修为挡不住弥陀幻境的冲击震碎了仙根,一步为踏进就几乎没了整条的命,小玉龙念在他对君上的情分上引他干了这些损德得事,所以这石柱上人全部都是被陰罗罗吸了精血的修仙者,而这鬼界大门也只是他用来镇压这些亡灵的工具而已”

    “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闭关,为什么要余下的每一代都陪偿他犯下的罪孽,这不公平”

    “呵呵,怎么你是怕了吗?”

    “我,我怎么可能会怕”陰离灰溜溜的转着他安定不下的眼珠,霜凌却看的真切,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前面将所有的过失引向小玉龙,介着小玉龙的献身即给了陰离威慑,让他对自己深信不疑。又还了陰罗罗的情分,既然情分以还,大义什么的又算的了什么?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从来都未曾出现在他的脑海。他只是要让陰离害怕,为他马首是瞻,然后为后面的路做引子,重新培养一条忠诚的狗,一条狗的忠诚换来的可是时代的庇佑就像原来的陰罗罗一样:而眼前的这个人是得不到这个荣幸的,因为他的良心赤裸裸的写着背叛……

    “如果他不来这陌路丧,你以为这区区的法阵就能镇压得住万千亡魂之国的大门,不过他还算聪明的,娶了有用的女人,夺了这湟水宝剑,否则这世道上早就没有你们陰罗家了!不要问为什么你们要跟着一起偿还,就因为你们的血液中有他生命的流淌,只这一点你们便逃脱不了轮回,那红色的池水就是你们世代家族的血肉养成的,那池上千丈悬浮的枯骨,就是你们祖先陰罗罗的尸骸,他在引导你们鞭策你们的罪孽......”霜凌冷冷的语气像是无数的冰刀插入陰离的心,陰离感觉自己如履薄冰,身心巨寒,霜凌拍了拍面弱呆目的陰离,陰离慢慢抬起已无血色的双瞳,他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在慢慢靠近他,吞噬他生命的火

    “其实这种罪孽也不是无可挽回,只有你愿意牺牲一样东西”

    “什么,牺牲什么东西,只要不让我陪着当殉葬品我什么都愿意放弃”陰离像是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抓住霜凌的衣角,霜凌毫不客气的甩开,抖了抖这厌恶的气息。毫无怜情的说道

    “至于什么东西我一会在告诉你,至于想不想保住你的命你还是要看你自己”说罢翻身而上到泷雪的身上,抱住昏昏沉沉的仙华,给了他侧脸一个轻轻的吻

    台阶越来越往下,黑暗越来越深沉,悠悠的一排烛光犯着绿色的光像是给迷路者引路的图标,远远处一座低矮的灰色房门,土色的墙体,杂草丛生,虽没有尸体般作呕的气息,却也没有春花的香气,一位貌似五十多岁头发鬓白的妇女穿着扎纸人一样的衣服,坐在石桌上敲打着什么。陰罩海忙前去问候,却被陰离一把拉回,赵景韵无视陰离的目光独自前去。在妇人的背后嘘声问道

    “敢问女家是谁?可否告知怎么从这里出去”景韵恭敬的问道,感觉到前面妇人的转身,便微微的抬起了头,便不由得吓了一个哆嗦,他虽然是育尸起家,可从未见过如此苍白的脸,简直比尸体更家惨败,这副惨败的脸却偏偏着了两片红色纸样的大红圆圈贴在了脸颊两侧,七扭八歪的黄色牙齿中还有蛆在移动,一蓝一绿的眼睛说不出的怪异,余光扫过石桌上,刚才的敲打更是让他一阵冷汗,那怎么能是敲打,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捶死,一个浑身绿色遍体凸毛的巴掌大的人行怪物,更被她一个一个的捶开脑浆,旁边的石碗中还有一坨坨绿色的液体,完全是从那些怪物的身上放出的,肢解的身体在一个磨样的碾中变成了肉泥,还没等赵景韵在恐怖中回过神,老妇人开了口,一股臭气硬是逼退了赵景韵一大步

    “我是鬼尸婆婆,几位可是我这近千年来头一回的客人呀!几位能到这里,看来我前面那哥哥是败了呀!不过这没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几位来了便是客人,如果不嫌弃在这留宿一夜吃点东西,明个儿我在告诉各位这出去的路”鬼尸婆婆说罢便要拉着几位落座,陰离和陰罩海还有景韵硬是不动,霜凌和仙华但是很放的开,因为他俩一个是不怕,一个是跟小叫花子们一起习惯了

    “怎么这三位是嫌弃我这老婆子了,那就别怪我这老婆子翻脸不认人。你看看那二位,在看看你们,真是一群没教养的东西,既然你们不愿意踏进我这院门,那你们就别再想踏进这里一步,我可告诉你们这里我说的算,我让谁离开谁才能离开,你们可别后悔”鬼尸婆婆毫无情面的喝斥道,便转身拉着霜凌和仙华去就坐,还给他们倆奉上了绿色的那滩东西,三人相互试意,只得硬着头皮跟上了

    “怎么不怕我这老婆子了”鬼尸婆婆满脸的不屑

    “您哪里的话,我们不是怕叨扰了您的休息吗”陰离马上好言道,然后死皮赖脸的踏进了鬼尸婆婆的院落

    “来来来,你们三个把这碗接风喝了,在给我讲讲你们在外边都看到了什么!我在这里生活了这吗久,好不容易有你们这几个能说话的,你们可要把我哄高兴了,否则呵呵”说罢鬼尸婆婆一掌拍死了手边刚才那个还剩一口气,在不断试图逃离的怪物,只留下一团脑浆

    三人冷冷的一阵寒颤,低头看着眼前满满一碗的绿色,散发着难闻的气息,如果有一碗童子尿他们宁愿去喝那一碗黄色也不要碰一点儿眼前的绿,那桌旁拖着残肢的怪物还漏出眼睛试图爬向他们,才动一下,就被鬼尸婆婆无情的扫掉,尸体掉落,还被鬼尸婆婆狠狠的踩了几脚,三人感觉他们面前的妇人比恶魔还要恐怖,可那又能怎么办!硬着头皮,捏着鼻子干

    “你看到了什么?把他交给我”冷冷的一个声音充斥着他们面前的漆黑......
亿万先生手机版